嘉铭资讯网
当前位置:首页»汽车知识»中国»

尼坤:没有韩国血统 以后请叫我中国明星

尼坤、徐璐、蒋劲夫(从左至右)亮相发布会当一大批打“致青春”牌的国产影视剧扎堆,又一部贴着“青春”标签的校园题材偶像剧出现了。《一又二分之一的夏天》由中韩合拍,号称“清甜派校园剧”,汇集了韩国超人气男团2PM成员尼坤、中国90后男演员蒋劲夫……

专题: 中国血统最纯正的汉人 经销商退网 起亚stinger国内上市 起亚新车stinger 

尼坤、徐璐、蒋劲夫(从左至右)亮相发布会

当一大批打“致青春”牌的国产影视剧扎堆,又一部贴着“青春”标签的校园题材偶像剧出现了。《一又二分之一的夏天》由中韩合拍,号称“清甜派校园剧”,汇集了韩国超人气男团2PM成员尼坤、中国90后男演员蒋劲夫两大“小鲜肉”,以及徐璐、高珑珂等美女演员,将于6月23日登录东方卫视。昨天下午,在该剧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第一次来中国拍戏的尼坤笑称“圆了大学梦”。

尼坤:以后请叫我中国明星

以歌手身份在韩国出道的中泰混血儿尼坤在剧中饰演男一号张灏,为了寻找在国外邂逅的心仪女生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不仅深情无比还可谓将“卖萌”发挥到极致。尼坤表示自己被剧本牢牢吸引,“我没有上过大学,通过这次拍戏让我充分尝到了大学生活的乐趣和甜蜜。”外表帅气抢眼的他还自曝上学时期性格非常内向,“我喜欢一些体育运动,比如网球、羽毛球,除此之外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

尼坤坦言做学生时并不像现在这么“万人迷”,“其实没有受到很多女生关注,只有在情人节那天会收到一两次玫瑰花和巧克力。因为我那个时候真的很害羞、很安静。”

此外,尼坤告诉记者,语言不通确实是拍戏时的一大障碍,“拍摄间隙和其他演员交流有点困难。”而谈到以后的工作重心,尼坤除了表示会将唱歌和演戏努力兼顾好,更表态:“希望大家以后不要把我当韩国的明星,我就想做一个中国的明星,我之前在韩国发展,但我没有韩国血统,现在我要在中国发展了,而且我有一半的中国血统,所以以后一定会在中国好好发展。”

蒋劲夫:遇到真爱会勇敢去追

现场播出的男主角们裸露上半身洗澡的片段中,蒋劲夫的身材好到让尼坤都颇感压力,但蒋劲夫却说自己现在的身体“练得有点坏了”。蒋劲夫说:“我觉得我高中是身体素质最好的时候,怎么打球都不会累。也是那个时候,训练走过一些弯路,有点自己瞎练。如果时间能倒回,我一定多请教教练。但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放弃打篮球的梦想,前段时间回家,每天都会在山上跑8公里。”

在剧中饰演完美学长李修齐,蒋劲夫将这个角色的性格定义为“不管谁的事他都会像查户口一样去过问”的管闲事达人,他还透露自己在现实中并不是学霸,而是学渣,“大学做过许多荒唐事,比如上课睡觉、帮别人点名等等。”同时,蒋劲夫也自认不是暖男,“角色需求是暖男,生活中不一定是暖男。暖男这种事,得看心情。”那么,蒋劲夫和自己出演的人物形象就没有一点共通之处吗?“有!‘李修齐’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我也是这样,吃惯了一家餐厅的菜,我再去多少次也总点之前吃过的那些菜。说白了,大概是有些固执吧,很相信自己做事的那一套。”

演绎大学时光,当然不能没有“恋爱”元素,聊到现实生活中的爱情观,蒋劲夫说:“我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当然会勇敢去追,但是不会像剧中做出那么多疯狂举动啦!”本报记者徐扬文/图

最近,经过科学家的研究发现,中国实际上并不存在纯种的汉族人,甚至连汉族的概念,在DNA检测下都已经不复存在。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中国人一般认为自己是“炎黄子孙”,但根据研究,黄帝发源于今天的甘肃沁阳到天水一带,炎帝发源于陇东到陕西的黄土高原地区,这些地区实际上都不属于中原。“这些地方曾长期被成为北狄。”

如果说达赖、桑东比较有“文化”,说话还多少有几分“含蓄”,那么他们的手下可就直言相告了。法国记者董尼德《西藏生与死》(苏瑛宪译)一书中,记录了达赖的弟弟丹增曲加以及其他人的诸多言论。丹增曲加在接受采访时赤裸裸地称:“我们先求自治,然后再把中国人赶走!就像马科斯被赶出菲律宾一样,就像英国人被赶出印度一样!……自治将是个起步。”他更宣称:“非常难以想象中国人会洒脱地自己离去,除非是我们使用这个(他用右手比了比扣扳机的手势)……我们必须要制造流血事件……我想中国人只听得懂暴力的语言。他们不是说枪杆子里出政权吗?很好,我们就在这上面较量较量吧!”达赖集团“西藏青年大会”秘书长扎西南杰说:“如果我们杀了中国人,没有人可以指责我们是恐怖分子,因为没有一个在西藏的中国人是无辜的……我们使用恐怖手段,所有对抗中国人的手段都是正当的!”

这三个结构性变化,封建社会、世族社会到平民社会,魏晋南北朝是中间的世族社会(或者叫“豪族门阀社会”),是最重要的一个阶段,是从封建社会到平民社会的一个承前启后的载体。纯就中原而言,我认为它是一个重要点。另外一个重要点在于,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中原跟草原始终是在互构。这种互构,里边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中原,最典型的是在东汉的时候——我们前面所说的纯粹的农耕儒家帝国会衰朽,官僚逐渐没法被皇帝控制了,于是这个帝国会衰朽——衰朽到一定程度之后,有可能中原帝国会彻底崩溃掉,东汉末年的崩溃相当狠。崩溃到相当程度之后,有可能开始对此前赖以维系这个帝国的ideology彻底放弃了,对它开始产生一种深刻的质疑。那么你要想重建秩序,此时就会遇到一个很大的麻烦。过去的ideology完全不认了,意识形态完全不认了,开始玩玄学等等这些东西了。那么,帝国要想重建,就遭遇到麻烦,遭遇到两个困境。任何一个秩序他要想成立的话,至少需要两点:一是激情。通过激情提供整个政治活动的动力因。二是理性。光有激情,只会带来破坏,激情本身必须导入某种建设的方向。那么,中国东汉魏晋之后崩溃了,崩溃了好几百年,再往后中国重建,很重要的一点是什么?是我们的激情从哪儿来?就从北族来;而我们新的理性是从西域来。北族提供了新的激情,西域提供了新的理性,这两个东西结合在一块儿,最终在中原构成了全新的一套玩法。这套玩法,后来才让我们感受到气象万千的大唐。

本文关键字:中国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jajwzx.com.cn 嘉铭资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