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铭资讯网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文库»音乐

在线音乐平台跑马圈地能否圈出商业模式

文章导读: 从培养歌手、抢版权,到现在的“抢人”,进入版权时代后,音乐产业间的竞争更加激烈。原标题:互联网重塑音乐产业 独立音乐人成核心资源 在线音乐平台跑马圈地能否圈出商业模式《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银昕 | 北京报道民谣歌手赵雷,凭借一曲……

专题: 跑马圈地的同义词 缇可远行 遗憾薛之谦下载 欢欣鼓舞 

文章导读: 从培养歌手、抢版权,到现在的“抢人”,进入版权时代后,音乐产业间的竞争更加激烈。

原标题:互联网重塑音乐产业 独立音乐人成核心资源 在线音乐平台跑马圈地能否圈出商业模式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银昕 | 北京报道

民谣歌手赵雷,凭借一曲《成都》彻底走红。其实,在赵雷登上《歌手》之前,包括 网易 云音乐、虾米音乐和QQ音乐在内的在线音乐平台围绕独立音乐人已做了诸多工作。

从培养歌手、抢版权,到现在的“抢人”,进入版权时代后,音乐产业间的竞争更加激烈。与旧有的唱片公司“雇佣”签约歌手不同,现在的在线音乐平台已经将注意力转移至与独立音乐人的合作上。在合作的过程中,在线音乐平台不是独立音乐人的“雇主”,而更像一个服务者,双方没有合约限制,各取所需。

“抢人”的回报也显而易见,4月11日,网易云音乐宣布用户数突破3亿,同时获得7.5亿元融资。与此同时,阿里音乐独家续签滚石唱片,并收购大麦网,希望通过粉丝经济实现阿里音乐业务的升级;QQ音乐业务与CMC(中国音乐集团)进行合并后, 腾讯 成为国内在线音乐领域的最大玩家。

与火热的共享经济一样,各大在线音乐平台也未找到成熟的商业模式。不过,他们目前的解决方式很简单——先“跑马圈地”,之后再逐渐探索。

歌手“若即若离”,平台纷纷“抢人”

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在线音乐行业开始进入版权时代。随着传统唱片业在互联网音乐冲击下的土崩瓦解,在线音乐平台成了独立音乐人的栖息之地。

互联网重塑音乐产业的意义不单在于改变了传统的卡式磁带和CD的交付方式,更是改变了原先签约歌手与唱片公司的雇佣关系和强弱关系。早年间,唱片公司在歌手面前极为强势,与老板和雇员的关系毫无差别。在旧有格局下,唱片公司从新人开始培养歌手,持续性强,不断打造适合歌手的音乐风格,歌手在成名之前对自身音乐风格的选择空间几乎为零。这种现象,在版权时代的在线音乐行业几乎销声匿迹。按照阿里音乐一位负责人的说法,目前的格局是独立音乐人强势,平台只是服务者。

纵观目前所谓处于一线的当红艺人,没有一位经纪权被握在唱片公司手中。汪峰等人纷纷成立自己的公司,且将演出、票务、发行等不同环节外包给不同公司运作,自己掌握最终主导权。2005年《超级女声》冠军获得者李宇春在与天娱公司10年合同期满后也成立了独立的工作室。

有人曾比喻说,在亚洲,唱片公司是老板,“当爹又当妈”,西方的唱片公司只是歌手的“保姆”。现如今,中国的各大在线音乐平台开始扮演类似西方唱片公司的角色。独立音乐人不需要平台为其做选曲、打造音乐风格和包装等工作,反之,音乐平台也没有资格要求其对平台有任何忠诚度。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表示,平台的角色是独立音乐人的扶持者,而非主导者,更非雇主。“他们在平台上希望收获的是粉丝、关注度和好作品,相互之间没有合约的限制。”

在2015年音乐版权获法律保护之后,各平台对握在各大唱片公司手中的存量版权的竞争已告一段落,竞争逐渐转移至对增量版权的争夺上,而增量版权的生产者和持有者以独立音乐人为主。也就是说,行业格局已经由“抢歌”变成“抢人”。即便与歌手关系“若即若离”,获得更多独立音乐人的入驻、发掘更多优秀的独立音乐人,仍是音乐平台生存和竞争的不二选择。“像宋冬野这类知名度较高的独立音乐人,他们手中握有的版权是大IP,丝毫不逊于所谓的‘一线艺人’。”一位阿里音乐的工作人员说。

为了“抢人”,在线音乐平台纷纷推出扶植独立音乐人的各种“计划”。 阿里巴巴 旗下的虾米音乐出手最早,2014年便提出“寻光计划”,目前已汇聚了程璧、金玟岐等人气度较高的独立音乐人;将民谣作为重点音乐类型的网易云音乐2016年11月推出的“石头计划”,3个月就吸引了超过一万名独立音乐人进驻;QQ音乐也推出了“Music+”计划,将日韩偶像作为重点IP打造对象。

不过,在线音乐平台目前的造星能力依旧不如电视。“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但最终还是要靠主流媒体的‘临门一脚’。捧红赵雷的是湖南卫视,而不是在线音乐平台。”上述阿里音乐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变现能力被质疑,商业模式前景待考

在线音乐平台动作频频且不断有项目落地,但仍无法掩盖其发展中的尴尬:变现能力差、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式。有统计称,阿里音乐、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三大平台2016年的收入之和仅为2亿元,而在各大传统唱片公司雄踞一方的年代,任何一家较大公司的年收入都可以轻松过亿。若加上货币贬值的因素,其间的差距更大。

无法以广告模式盈利,是在线音乐平台变现能力差的一个重要原因。在线音乐平台曾尝试过早期互联网门户网站的流量模式,以高频词的关注度和播放次数来获得广告主的青睐,再以广告为稳定的收入来源。但音乐与视频不同,它并非广告的温床。上述阿里音乐负责人表示:“视频上插播广告很容易,与之前电视台的做法无异,但音乐是以音频形式呈现的,没有空间插入广告,且应用软件页面大小有限,不方便为广告留出足够的位置,用户也不会去留意狭小的位置里呈现的广告。”

鉴于此,各大音乐平台只能选择一条“简单粗暴”的运营方式——跑马圈地。“只要地盘大,就不愁没有变现机会。”这句名言,在线音乐平台认为同样适用于自己。只不过,这里圈的“地”不再是各类商铺,而是独立音乐人。“我们曾经做过这样的尝试,一些二线艺人并非全国知名,而一些二线品牌主打小众路线,他们之间有彼此需要的可能,阿里音乐可以为其牵线搭桥。”上述阿里音乐负责人表示。不过他也承认,各种做法也都只是尝试,“目前没有一家平台敢说真的找到了靠谱的商业模式,大家都在探索。”

网易云音乐对未来则充满希望。“与西方音乐产业动辄30%~50%的付费率相比,中国目前在线音乐的付费率仅为5%,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在正版化背景下,音乐用户的付费意识提高较快。过去一年,网易云音乐付费会员数同比增长了9倍,付费数字专辑购买人数同比增长了7倍,数字专辑销售额同比增长了16倍,今年还在继续增长。我对未来盈利空间持乐观态度。”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三、除此之外,公司还在O2O商业展览中心和B2B交易平台两个业务板块上获得了大量的收入增长

张萌表示,移动互联网支付主要依托于手机终端,需要很好地做好线上与线下的结合,并与用户身份、位置有好地结合,才会创新出比较好的商业模式这是国内大多数支付公司所面临的挑战。

现在慧聪网的B2B2.0的商业模式是如此清晰,剩下的交给时间就行。就像投资腾讯那样,有时就是买入持有那么简单而已。

显然,无论是免中介费的爱屋吉屋和房多多等新兴商业模式正在用互联网的杀手锏“免费”来革传统房地产中介行业的命,还是链家正在做的自身互联网金融方面的探索,彭永东面临的挑战都是:在这些新兴商业模式成势之前,用并购、大数据来给自己筑一道生存的护城河——在某种程度上,链家就是在和爱屋吉屋、房多多们赛跑,看链家建立“护城河”的速度快,还是后者的烧钱速度快。

公司的产品服务包括行业商业资讯、企业在线商铺、全网引擎优化、精准营销、O2O会展及调研等,服务覆盖中国化工橡塑产业链近100万家企业和800万网站会员。

永远的中介——商业模式变现能力被质疑,商业模式前景待考其实,尽管在某种程度上链家的O2O转型思路清晰也得到了资本助力,但在外部环境上看,这样的转变或许与移动互联网时代新的商业模式——免中介费的出现有着无法忽视的关系。

本文关键字:音乐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jajwzx.com.cn 嘉铭资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