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铭资讯网
当前位置:首页»教育文库»就是»

“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帮助别人”(图)

2013年3月15日,记者在明尼苏达州阿波利斯市农工民主党党内候选人竞选大会(Minneapolis City DFL Convention)主席台后台见到杰夫·海登(Jeff Hayden),他是被明尼苏达州农工民主党主席肯(Ken)领来……

专题: 我帮助别人200 爸爸参与教育的重要性 家庭教育书籍排行榜 适合家长看的教育书籍 

2013年3月15日,记者在明尼苏达州阿波利斯市农工民主党党内候选人竞选大会(Minneapolis City DFL Convention)主席台后台见到杰夫·海登(Jeff Hayden),他是被明尼苏达州农工民主党主席肯(Ken)领来见我的。杰夫·海登是一位身材高大魁伟的黑人,他也是明尼苏达州第62选区的州参议员,担任明尼苏达州参议院多数党副主席。我们在震耳欲聋的呐喊助威声中进行了简短的对话。(编者注:相关报道见本版4月29日)

《21世纪》:你担任了明尼苏达州参议院多数党副主席的职务,能介绍一下多数党委员会吗?

杰夫:在明尼苏达州参议院,多数党领导小组一共有3个人,包括多数党领导人、多数党领导人助理和副领导人。这3个人组成了一个领导小组,领导整个州的参议院。

《21世纪》:你当参议员已经有几届了?

杰夫:我在2008年当选了州的众议员,并于2010年再次当选。但在2011年,我所在的选区的参议员退休了,所以当时进行了一次特别选举,我在那次选举中成为了选区的参议员。去年我又再次当选参议员。所以,可以说我担任了两届参议员,但任期并没有那么长。

《21世纪》:从你的视角看,今天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候选人竞选活动,你最关心的是什么问题?

杰夫:我代表的选区位于明尼阿波利斯市内,共有8万名选民,而且选民组成非常多样化,选区内有25000名非裔美国人,以及25000名拉丁美裔、西班牙裔等少数种族人。选民的政治倾向非常自由主义,政治线路偏左,其中有87.5% 的选民认为自己是民主党人,政治倾向较为激进。而我在这次市长选举中关心的是环保、学校教育质量、人们是否能获得更多的工作机会、是否能保证合理可承受的房价、治安状况以及是否能采取可持续发展的道路问题。

《21世纪》:我们采访了一些候选人,其中有很多人也非常关心工作、就业机会的问题。我想问一下,明尼苏达州的失业率是多少?相比美国平均水平8.1%(CIA数据),明尼苏达州的失业率是低还是高?

杰夫:明尼苏达州的平均失业率在历史上一直低于美国平均水平,人们拥有相对较为理想的工作机会。在明尼苏达州,有许多福布斯500强公司及其总部,行业涵盖电子、医疗保健等,他们都是规模很大的美国企业。明尼苏达州的问题在于,不同种族之间的失业率差距很大,非裔美国人(黑人)、印第安人的失业率与白人的失业率差距很大。种族间的失业率差距一直是个大问题。

《21世纪》:黑人的失业率是多少呢?

杰夫:在明尼阿波利斯市,黑人失业率大约是28%,相比白人5%到6%的失业率,差距非常大。

《21世纪》:我发现,今天6名候选人所关心的问题大致是趋同的,似乎每个人的竞选纲领都很类似,怎样才能使自己区别于其他竞争对手呢?

杰夫:通过竞选纲领本身进行区分的确很难。但我认为,区别在于结果,也就是谁能够真正做到自己承诺的事情。所以你经常能听到候选人在展示自己过去的成果,例如通过减少制度制约,帮助了多少小企业发展,从而扶持啤酒产业;或者建造了多少户型较小、价格更能承受的房屋;或者将多少州的财政拨款用于教育等有益于民众的项目等等。在现在的竞选中,意识形态、想法和竞选纲领的重要性已经降低了,人们更看重的是候选人是否能够带来切实的成果,以及他是否有领袖气质。还有,是否容易与他人相处,作为候选人是否工作勤勉,是否经常给选民打电话,或者当面拜访选民,走入群众中去。

《21世纪》:在这些因素中哪个因素是最重要的?是业绩吗?你能将这几个因素按优先顺序排列一下吗?

杰夫:这个很难说。如果人们不喜欢你,认为你难以接近,那么他们就不会支持你。而如果他们喜欢你,就会投票给你,选举你担任相应的职位。而在你就任之后,他们就要看看你能做出什么成绩了。我还想强调一点。总统、州长这些高层除外,地方政治都是与所谓“零售”密切相关的。也就是说,需要进行一对一的交流,要与选民建立起私人关系。如果我今天走进一间房间,我至少要认识其中四分之三的人。所谓“认识”,就是我能叫得出他们的名字,这才能叫做“认识”。你必须建立起一对一的关系。

《21世纪》:在你选区里的8万名选民中,你能叫出多少人的名字呢?

杰夫:我大概能叫得出4000-5000人的名字。

《21世纪》:太不可思议了,你居然可以叫得出4000到5000人的名字?

杰夫:在我的选区中有A区和B区。在A区中,有一半人是近两年才搬过来的,大多是新组建的家庭,他们流动性频繁,所以我必须要不断地认识新人。而那些已经在这里生活了10年甚至25年的人们,我全部都认识。我经常会登门拜访,随时和他们打招呼,即便在非选举期间也是如此。现在有3-4个市议会候选人正在竞选过程中,我也会和他们一起登门拜访,与选民进行大量的交流。

《21世纪》:你刚才提到,即便是在当选之后,你也会花大量时间去登门拜访民众,与他们交流。那么你什么时间为选民做事情呢?

杰夫:在明尼苏达州参议院立法会议(legislative session)通常从1月开始,到5月末结束。在此期间,我们会做大量的立法工作,以达成我们对民众的承诺。在法案通过之后,人们就会看到我们所取得的成果。

《21世纪》:也就是说你们会花半年的时间来达成承诺并取得成果,然后再花半年的时间与民众交流?

杰夫:还要加上宣传我们的新的愿景。而登门拜访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让民众告诉我们他们需要什么,这些需求随后就会成为我们提案的一部分。我喜欢这种互动的方式,因为这么做,可以使我提出的想法不仅仅代表我自己,而且更是代表了所有选民的想法。

《21世纪》:我知道,你做这份工作可能获得的报酬并不多,你的理想是什么呢?

杰夫:作为参议员,我领的是公务员工资,薪水并不高,年薪最多也只有4万美元左右。而且参议员工作被认为是一份兼职工作,尽管它实际上需要花费的时间相当于全职工作。幸运的是,我有一个能赚钱的好太太,她在一家帮助人们戒烟戒酒的大型公司担任高管,赚得不少。如果没有她的支持,我即使有许多参与政治的愿望,也没法真正实现。我想公共工作就是这样:你工作必须非常勤奋,有些人会坚持做很久,有些人只会短暂地做一段时间,然后离开去赚更多的钱来养家糊口。而对我来说,现在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帮助别人,尤其是那些收入很低的人们,帮助他们脱离贫困,融入资本主义这个市场之中,自力更生,不断发展下去。但是如果没有我太太的帮助,我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本文关键字:就是    帮助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jajwzx.com.cn 嘉铭资讯网 版权所有